婚姻,这两个字从来都是那么的庄严和神圣。这不但是两个人爱情道路的终点,更是一段段可平凡,可落泪的故事开始。

普雷布尔和伊莎贝尔出生在20世纪20年代初期的宾夕法尼亚州,两人的出生只相距14天。与现代人多种恋爱方式不同的是,当时刚从学校踏入社会的羞涩两人是以相亲的约会方式认识的,但彼此很快就坠入爱河。

普雷布尔和伊莎贝尔白天忙碌于实习工作,到了晚上两人会漫步在宁静的公园里,在满天繁星下诉说着自己的情感。节假日的时候会一起骑着自行车到郊外寻找只属于两人的快乐。这样的恋情,平淡而又真实。

但在当时动荡的年代,很多人最终都会被名为“战争”这个恶魔摧残,普雷布尔和伊莎贝尔也不例外。当战争的号角声响起时候,普雷布尔被征召入伍成为海军陆战队成员,伊莎贝尔成为一名战场护士。热恋中的两人被分隔远方,就连能否活下来也成为未知之数。

普雷布尔在战争中因为彪炳的战绩被授予五星铜奖,但更值得庆幸的是,两人在战后都重新联系到对方,平安这两个字对于两人来说更为宝贵。

重遇的两人经过战争的洗礼明白对方都是自己的唯一,因此在1946年2月,彼此许下相伴一生的承诺。婚后的他们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,生了五个孩子,丈夫在民航局工作,成为一名编辑,妻子将五个孩子都抚养到读书后,成为一名持证的专业护士。

但命运并没有让他们岁月静好。他们其中一个孩子,彼得,1975年就读高中的时候死去。这张曾经幸福的家庭照,从此少了一个位置。一向坚强的普雷布尔,像个孩子一样哭了。

经历了丧子之痛的普雷布尔就像变了一个人,以往在孩子心目中外向,充满能量的他变得沉默寡言。但妻子一直在旁支持着他,支撑着整个家庭。

日子一天天流逝,孩子们也逐渐长大成人,各自建立家庭生儿育女,这个家庭逐渐走出了阴影,多了本该有的欢声笑语。

但随着年龄的增长,生活再一次给予这对恩爱的夫妻沉重打击。伊莎贝尔出现了老人痴呆症的症状。这样的结果是她逐渐忘记自己的孩子,更是忘记那个与她走过多个岁月的丈夫,普雷布尔。

为了日渐虚弱的父母得到最好的照顾,孩子们将两人送进弗吉尼亚州的护理机构,但由于伊莎贝尔的痴呆症,他们不能安排住进同一房间。

虽然不能住在一起,但一有时间普雷布尔便会往妻子的房间走去。两人喜欢静静的坐着,一起做着同样的事情,就像当年那样。

但伊莎贝尔始终敌不过痴呆症的来袭,从开始的记忆深刻,再到模糊,丈夫普雷布尔这个角色逐渐从伊莎贝尔的脑海里被抹去。

“很多时候,伊莎贝尔要看着我很久,仿佛知道我是她的丈夫,然后她会微微一笑,那时候我知道她还记得我”,这句话,既欢喜,又心酸。

两人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牵手,彼此之间不需要过多的话语,对于这对夫妻来说只是静静陪伴在对方的身边就已经很满足。虽然伊莎贝尔有时候会忘记丈夫,但她会经常握着普雷布尔的手,即使记忆消失,但她仍然知道眼前的男人就是自己心爱的人。

在普雷布尔96岁生日的时候,伊莎贝尔被带到丈夫的生日会上。令人感动的是,当时伊莎贝尔已经几乎忘记怎么开口说话,但一个小小的声音传到每一个人的耳里。伊莎贝尔说着:“生日快乐,亲爱的普雷布尔,祝你生日快乐”。丈夫普雷布尔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因为这是他收到的最为珍贵的礼物。

说来有点令人哭笑不得,普雷布尔的生日愿望居然是和妻子一起睡个午觉。头靠着头的两人依旧没有说一句话,静静流淌的时光在此刻是那么的珍贵。

几天后,普雷布尔一家人接到临终关怀护士的通知,伊莎贝尔的那个时刻始终还是到来了。普雷布尔紧紧握着妻子的手,没有说一句话。当儿子问父亲:“爸爸,你有什么要对妈妈说的吗?”普雷布尔摇着头,此刻曾经坚强的男人,流下了眼泪。最终伊莎贝尔在自己生日前几天离开了人世。

在妻子伊莎贝尔离开人世的当天,普雷布尔也在安静中离世,两人仅仅相隔14个小时,再次在天堂相遇。

这,或许是两人相爱造就的命中注定,又或许是普雷布尔一直祈求上天给自己这么一个机会,因为普雷布尔曾经对妻子说过一句话:“我会永远照顾你,直到我知道你一直平安无事。”

首页社会